[叶黄]穿透星海间01

01

星元603年,荣耀军事学院113届新生选拔考试结束。

笔试成绩公布的这天学院的门口可谓人山人海,气派宏伟的荣耀烫金大字上方浮空着块巨大的光屏,顺位下来便是带名字带排名的入学成绩。

“怎么样,能找到你名字吗?”许博远拼命拨开人群死命往里挤,睁大了眼去瞅那块光屏,像是要把它盯出个大洞才肯罢休。

“啊呀不着急不着急,我肯定能过的!先别看我的啊先看你的看你的!让本少看看你能排第几哈!”黄少天嘴巴一闭一合连串的字符就出来了,话里满是自信,眼睛往光屏上下扫动着找杜明的名字,完全没在意找自己的名字的事情。

““什么不着急啊!黄阿姨可是天天盼着你能进去啊?”许博远回头瞪了黄少天一眼,后者偏过头...

《樱下之约》

晨月

高耸云山,封顶如雪,悬崖陡峭,紧立于石。 

崖上石块立着个雪白巨大的蛹,快活的鸟儿们喜欢围绕一团讨论着蛹里的生物;好奇的虫儿们喜欢爬行而上用柔软刚硬的肢体感受蛹的外部;贪婪的野兽们喜欢埋伏于崖壁洞穴虎视眈眈着琢磨怎么吃了里边的生物。 

清晨,金红般的火球儿从东边云雾内朦胧升起,蛹儿粗糙的表面开始形成一道道裂痕,最终破碎开来。鸟儿们惊奇,虫儿们惊喜,野兽们惊慌。 

蛹内,一个雪白毛绒的脑袋摇了摇,小巧精致的圆耳动了动,圆溜精明的黑眼珠转了转,噢天啊,那是一只白熊。这,便是动物们的心声。 

白熊儿抖抖毛发,起身站立于山峰之巅,眺望远处晨日,动了动小嘴...

哥哥与妹妹♡

我是一个园林设计师,今年26,我有一个比小8岁的高中生妹妹。

由于父母双亡,我从小就担当了养活整个家的担子,还要一边拼命忙活学习,不得不说那真的很累人,但是厌恶别人的可怜、施舍、同情。

今天是双休日,单位放假休息,我妹妹的学校也因被借用考试也停止补课,休息一天。

我满心欢喜两眼都洋溢着笑意,打算好好的待在家里,给妹妹做饭,辅导妹妹完成课业,和妹妹好好聊次天。

妹妹准备面临着决定人生道路的高考,压力会很大心理负担会很大,对高考也充满紧张感吧?

综上所述!今天一定要好好陪陪她!

[哥?]
[呀,绿佳你回来了啊!]
[嗯,你怎么在家里?]
[肚子饿了么?我做好了饭哦,快来吃吧!]
[诶?好]...

-桥姬-


阳光明媚的今天,注定会发生奇♂怪的事♂情。

事件发生在的中二路的十字路口便利超市内。

一名超市售货员,他自从喝了超市提供给工作人员的解渴凉茶后开始觉得的喉咙就像是溺水一般喘不过气。

超市的老板听闻后询问他详情,一听是喝了超市的凉茶,为了不影响超市声誉,立马用钱堵住了男子的嘴,并且放了他长达两个月的带薪假也出费让他到其它地方旅游,等这时间长了,也就没事了。

男子自然很欣然接受了这一安排,有钱拿,有假放,何乐而不为?

男子按照老板的安排来到了一个地方偏僻但风景秀丽山清水秀小村子里,整个村子最好的风景莫过于小溪流上的一座石桥。

那里能一睹溪流尽头,一望雄伟山峰,一听蝉鸣莺歌。

男子很幸...

爱与正义系列⊙

不锈钢机器人是团员⊙

这是一个神♂奇的时代。

不锈钢智能机器人统治世界,人类在其中充当着医生的角色。

人类只负责给脑袋短路了的不锈钢机器人修修零件换换脑子,也许这听起来很荒唐,但眼下就是如此。

人类是世界的地位是最低层的物种,统治世界的已经不再是人类了,而是长相奇怪说话语调怪异的不锈钢机器人。

那么,我们现在将场景调换到医院。

[电钻,钳子,电池]

在手术台上躺着一不锈钢机器人,他的零件已被拆卸了,剩下一个圆不溜的铁皮脑袋,头部上两只闪闪发光的10000w大电灯泡,让人看了全身不自在。

[老师!这样可以了么?]

小护士忧心忡忡地瞅了手术台前的主治医师。

他摇了摇脑袋说[不,...

厕所里的花子♡

-序-
“喂,你听说过这样一个故事吗?”
“什么?”
“花子小姐啊。”
“噢,你是说‘厕所里的花子’啊”

-正文-

夜已入深,一轮新月高挂漆黑天空,散发着淡淡清光,冷风吹刮着树木,树上叶儿摇曳着发出细碎声音,为黑夜添上阴森气息。

女生宿舍304室内,这时候却是点着根蜡烛杵立中间,女生们围着它坐着,蹲着,蜷缩着,昏黄烛光照在脸上,却是一股子奇怪阴冷。

盘着腿坐在烛前,身着白色松垮T恤肢窝还夹着本书的女生,她披着黑长发,神色怪异的伸着食指在空中胡乱比划着什么。

她这一阵势,实是让宿舍内其它女生心里发毛,皮肤上起了层鸡皮疙瘩,抱着双臂上下搓动着,俩眼却是一动不动的盯着中间那女生,等待着她下文。...

“囚”

被囚禁的第一天。

身子发颤着从睡梦中醒来,顺着身下望过去,脚踝上有俩个不可忽视的铁铐子,稍挪动一下,铐子就会带动连在墙壁上铁链发出清脆响亮的敲击声,手腕也不能动弹,被一双银手铐锁住,我挣扎着想挣脱,原本白皙皮肤的手腕开始因为大力挣扎而泛出淤青。

我累了,我需要钥匙和铁锤,我想出去。

被囚禁的第二天。

我的体力耗尽了,我虚弱的摊倒在地上,眼珠子死愣愣的瞅着那扇让我与外界隔绝的实木门,偶尔移动下脚踝,让冰冷的铁链子发出些声音,让我觉得自己还是存在的还没有从这个世界离去。我已经两天未进过食,肚子早已饿的瘪下去,只能大口大口的吸着维持生命的氧气来当做充饥的食物。

我饿了,我需要食物和水,我想...

“丧尸”

公元3057年,世界进入资源短缺,人口众多,面临灭亡的末日时期。


这时候,由于奇怪的物质的污染,使得许多人类收到了感染,进行了变异,被感染的人失去了大脑思考的能力,双眼空洞,体型瘦弱,行走缓慢,有着钢铁般锋利的牙齿,他们常常出没于黑夜,他们以活着的人类为食,以啃咬人类使他们感染为乐,人类称他们为“丧尸。”


我,安裕,是一名人类,是一名17岁的高二学生,在我看来,我们的学校还是安全的,因为周围的“丧尸”并不多,所以我们的校园生活还是与以前没有什么区别。“丧尸”这种不明生物已经出现有一年左右了,不断有人被啃食,不断有人被感染,世界人口瞬间就减少了1/4,在之前的一年,世界已经不知道多少...

ANTI-Hero这首歌是进击的巨人真人版的主题曲,由组合sekai no owari (世界的终结)演唱。这歌打破了日本人唱英文歌的那种违和感,这首歌的背景意境十分充足,是不可多得的好曲子,强力推荐啊。根据进击真人版的导演所说,找这个组合的原因是因为,他们能唱出绝望中的希望的感觉。

顺便安利一下这个组合的另一首十分棒的歌(Dragon Night),这首歌不论是日文版还是英文版都很带感,歌词更是一大亮点,休战中的国旗高扬,在今夜我们便是朋友,一起歌唱一起跳舞。

第一首和第二首歌都推荐配着MV食用更带感!

“扑克先生”

华尔街一个不起眼的小角落,有这么一间酒吧,名叫“King”。“King”在华尔街这个地方,并不算出名,每天从那进出的人很少,看来看去都是那几个眼熟的打紧的人。

可这么一普通的地儿,却有一不普通的老板,他有着一头耀眼的金发,蓝如宝石的眼睛,他身材矮小不过160cm,戴着顶圆顶硬帽,手持跟黑色的拐杖,一身裁剪得体的黑色西装,系着个小黑领结,他的名字是“扑克先生”。

“扑克先生”原名是:瑞斯·克罗里多,由于他的口袋里总会兜着副扑克牌,在华尔街里晃悠时看到小孩子时总会将扑克拿出来给那些孩子表演几个不怎么入流的魔术,逗得孩子们哈哈笑起来,大人们也在旁边看着乐,所以大家称他“扑克先生”。...

我的LOFTER登录首页:
www.lofter.com/login/ryoukoles/140616990
点击预览

中秋贺文·竹玉



竹玉,临安城中的一家专卖点心的铺子,它家的点心模样既好看,吃起来味道也令人回味无穷,而这铺子的招牌点心却是每逢中秋才会出现的月饼,竹玉月饼的味道可谓是人间一绝,它月饼的模样千奇百怪,月饼馅也是变着法子加入些养生的药材做的,可惜的是,这月饼的每年只出售三盒,价格全凭这铺子的主人说的算,飘忽不定,忽高忽低。



“喂!喊你们掌柜的出来!”玉竹的大门口站着一人仰着头趾高气昂的叉着腰大声喊着,活像骂街的泼妇。

店内的一两个伙计瞅这场面也早也见怪不怪了脸上挂着笑容,“这位客官,需要点什么吗?我们掌柜还在忙,现在不方便见客。”

那人眉头拧成一团,抬起手臂一巴掌往那伙计脸上去了,扯着嗓子喊“我说了!我要见你们掌柜...

April Fools' Day

赛尔特是跟随着旅游团来到这个小镇的,今天是他待在这个小镇的最后一天,过了今天他就要随着旅游团回去了。

这一天早晨,赛尔特早早就起床来到他们所居住的酒店的咖啡厅里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下,唤来服务员点了杯拿铁。他端着那杯拿铁放到唇边却没有半点喝下去的意思,只是静静的透过窗户看着外面的风景。

“哟,早上好啊赛尔特。”

注意到来人的赛尔特回过神,将那杯有些凉掉的拿铁放回到桌子上,手搁在桌面抬头朝人礼貌的笑了笑“早上好,坐。”那人是同赛尔特一起跟团旅行的一个普通的银行工作人员——吉洛米。

吉洛米拉开赛尔特对面的张椅子坐下来,打了个响指将服务员叫来,“一杯热可可,谢谢。”“好的,请稍等。”服务员对着他...

这歌是无间双龙日剧的主题曲x个人觉得超棒配上剧情食用味道更佳哟!在这部剧结尾的时候结子老师和阿龙,郁夫终于团聚,结子老师再次给他们做蛋包饭仿佛又一次回到了小时候,那场面十分的温馨啊,即使这一切都只能在天堂演绎,他们却还是那么的幸福。

三上清临

©三上清临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