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秋贺文·竹玉



竹玉,临安城中的一家专卖点心的铺子,它家的点心模样既好看,吃起来味道也令人回味无穷,而这铺子的招牌点心却是每逢中秋才会出现的月饼,竹玉月饼的味道可谓是人间一绝,它月饼的模样千奇百怪,月饼馅也是变着法子加入些养生的药材做的,可惜的是,这月饼的每年只出售三盒,价格全凭这铺子的主人说的算,飘忽不定,忽高忽低。



“喂!喊你们掌柜的出来!”玉竹的大门口站着一人仰着头趾高气昂的叉着腰大声喊着,活像骂街的泼妇。

店内的一两个伙计瞅这场面也早也见怪不怪了脸上挂着笑容,“这位客官,需要点什么吗?我们掌柜还在忙,现在不方便见客。”

那人眉头拧成一团,抬起手臂一巴掌往那伙计脸上去了,扯着嗓子喊“我说了!我要见你们掌柜!知道我是奉谁的命令来的吗?!临安城左家左大少爷吩咐我来的!你?你算个什么东西?!快去喊你们掌柜出来!”他一脚将那伙计踹进了竹玉,倒在了地上。

“出什么事了,这么吵?”后堂门前的帘子被人掀开,走出位男子,乌黑的长发一泻而下,一身青衣,他好生俊美脸如雕刻般五官分明,嘴角稍弯,淡褐色的眸子似笑非笑。

倒在地上那伙计见到来人利索的从地上爬起来,“掌柜,这位客官他...”

“你就是竹玉的掌柜?!”那人一挑眉毛。

“对,我是这里的掌柜,常韵,这位客官你不分青红皂白打伤了我店内的伙计,是不是得给我个说法?”常韵不紧不慢的说道。

“就一个下人,哪有左家事情急?!”那人不屑的瞟了常韵边上的伙计。

常韵瞧他这态度,眉头一皱“左家?哦,城东的啊。什么事。”

那人从怀里掏出一锭金子扔给常韵“左家的大少爷今年想尝尝竹玉的月饼,这是你们的福气!懂吗!”

常韵接了金子,放手里打量了一番,突然手腕一转往那人脑门上一扔。

“你!你知道...”

“我知道,不就是左家的人吗,说到底不也是一跑腿的?这月饼我还就真不卖了!能把我怎样尽管来?”常韵抬着下巴居高临下的瞥这那人“小四!送客!”那名唤小四的伙计从一旁闪出来,那人两眼瞪的老圆嘴巴张的老大着气的浑身发抖“你居然!居然敢!”小四一把抓起他,那人试图挣脱但很明显那小四比他的力气大多了直接把他扔了出去。“小四,你带小五回去瞅瞅有没有伤着,给他上点药。”“知道了。”



“去!给我去竹玉认错!我左家怎么会出你这么一个嚣张跋扈的仆人?!是我平时待你太好了吗?”

“不是的!少爷你听我说!”

“我不想再说一遍!”声音强硬的不容置疑。



“客观请问需要点什么?”小四见有客上门便迎了上去,只瞅见那人一身月牙白玄纹锦服乌发用白丝带束着,一双黑眸蕴藏着丝丝锐利,他淡淡的看了眼小四,扭过头瞪身后的仆人。

小四一瞅见那仆人,脸上的笑容便挂不住了:他怎么又来了,跟着这客官来的吗,那...这客官不就是左家的人?是不是得去喊掌柜出来。

那仆人瑟瑟发抖的从左家少爷身后走出来,站到厅堂中央,这时常韵正好从二楼下来,瞅见厅堂中央那人,快步从楼梯上下来,刚到地,那仆人就朝他跪下,这着实是吓了常韵一跳。

左家少爷向前一步,站直身子然后慢慢弯下腰“对不起,今天左家的仆人不懂事在您这里吵闹了一番还打伤了您的一位伙计,是我这个做少爷的没好好管教他,我代他向您道歉。”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那仆人开始一个劲的朝常韵磕头,额头也因用力过度而出了血。

常韵见这副样子的俩人,叹了口气,无奈着先是一手将地上的那只扯起来“别拜了,夭寿的。”然后摆摆手让左家少爷起来“成了,我替小五接受你们的道歉了,至少左家少爷还是明事理的,不过以后请您一定好·好·管·教您府上的仆人。”

“一定。”左家少爷很郑重的点头。

“那么我先带我的奴仆回府上改天一定会登门拜访。”左家少爷再次朝常韵鞠了一躬,领着那仆人往门外走。

常韵伸出两根手指揉了揉微微发痛的太阳穴:这人什么毛病啊老喜欢给人鞠躬,我还没死呢,对了“十五那天我会让伙计把月饼送到贵府。”

左家少爷准备跨出门槛听到常韵这一句话,回头朝他一笑“谢了常掌柜。”



中秋佳节,十五月圆。

常韵站在竹玉的门口抬着头望着天边挂着的一轮明月出神,小五拎着个包袱从里边走出来递给了常韵,常韵这才回过神接过了小五手中的包袱背在肩上,拍拍衣上的灰尘抬腿往城西方向去了。

城西处是一大片竹林,在月光的照耀下显得十分清亮,常韵漫步在这竹林之中沐浴着月光,找着一处小空地把背上的包袱卸下来,从里头拿出一大块布铺在那地上,盘腿坐下,把包袱全数打开放在布上,包袱里是盒月饼和一壶酒和俩镀银酒杯,满上一杯酒,一饮而尽,好生痛快。常韵敛下眸子,淡棕色的瞳仁流露出淡淡的哀伤,唇齿微张“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

“不知天上宫阙,今昔是何年。”一个声音混了进来,常韵猛的一抬头,不知何时那左家少爷已经站在那了。左家少爷瞅见常韵往他这看过来了朝他淡淡一笑,“常掌柜,好巧,不请我坐坐?”常韵一伸手示意他坐下。那左家少爷没客气直接盘腿坐下给自个倒了杯酒,两人一对视,不语,气氛尴尬。左家少爷别过脑袋瞅着明月开口“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

“高出不胜寒。”常韵接着他的句往下说了。

左家少爷举起酒杯“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

常韵吸了口气慢慢呼出“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

“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左家少爷晃晃脑袋将那杯酒倒入嘴中。

“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常韵一抬头对上左家少爷的视线。

“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两人同时开口道。

左家少爷一愣,随后笑了笑站起来朝常韵弯下身子,眼睛从未离过他,嘴角一勾“在下左奕,以后请常掌柜多多担待。”




中秋快樂。——清風


文中詩句出自:苏轼·水调歌头


评论
热度(2)

三上清临

©三上清临
Powered by LOFTER